<var id="df75f"><dl id="df75f"></dl></var>
<var id="df75f"><strike id="df75f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df75f"><strike id="df75f"><progress id="df75f"></progress></strike></var>
<menuitem id="df75f"><dl id="df75f"></dl></menuitem><var id="df75f"><strike id="df75f"><listing id="df75f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df75f"><video id="df75f"><listing id="df75f"></listing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df75f"></var>
全部

《北上》讀后的幾點思考

來源:周口日報

作者:李佳

2021-04-16

李佳

徐則臣和京杭大運河算是摽上了。大運河于徐則臣,有如商州于賈平凹,高密于莫言,艾頓荒原于哈代。

2017年11月,徐則臣開始寫作《北上》。2018年12月,《北上》由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推出,2019年8月,獲得第十屆茅盾文學獎。

這是一部兼具輕松閱讀與歷史厚重的小說,獲得茅盾文學獎當之無愧。雖有瑕疵,總體感覺值得一看。中國當代文學在并不叫好的情況下,一直在執著地探索前行,這是讓人欣慰的事。

《北上》闊大開展、氣韻沉雄,以歷史與當下兩條線索,講述了發生在京杭大運河之上幾個家族之間的百年“秘史”。

公元1901年,歲次辛丑。這一年,時局動蕩,整個中國大地風雨飄搖。為了尋找在八國聯軍侵華戰爭時期失蹤的弟弟馬福德,意大利旅行冒險家保羅·迪馬克以文化考察的名義來到了中國。這位意大利人崇敬他的前輩馬可·波羅,并對中國及運河有著特殊的情感,故自名“小波羅”。

本書的主人公之一謝平遙作為翻譯陪同小波羅走訪,并先后召集挑夫邵常來、船老大夏氏師徒、義和拳民孫氏兄弟等各種社會底層人士一路相隨。他們從杭州、無錫出發,沿著京杭大運河一路北上。這一路,既是他們的學術考察之旅,也是他們對于知識分子身份和命運的反思之旅,更是他們的尋根之旅。當他們最終抵達大運河的最北端——通州時,小波羅因意外離世。同時,清政府下令停止漕運,運河的實質性衰落由此開始……

一百年后,中國各界重新展開了對于運河功能與價值的文化討論。當謝平遙的后人謝望和與當年先輩們的后代陰差陽錯重新相聚時,各個運河人之間原來孤立的故事片段,最終拼接成了一部完整的敘事長卷。這一年,大運河申遺成功。

就故事情節而言,《北上》巧合成分過多,但由于作者用情很深,倒并不顯得生硬。無論是故事安排還是人物描寫,都緊緊圍繞著大運河——這條人文意義上的“母親河”展開,筆端常帶感情,帶給讀者的感性張力大大超過了理性批判,進而忽視了過于巧合的情節安排。我剛讀完此書即在微信朋友圈里感嘆:41歲的徐則臣,以大運河為畫布,經緯出四代人的運河人生,巧合很多,但不顯牽強,深情之故也。

是大運河、大運河的水、大運河上的船,將不同國籍、不同年代的人物串到了一起,形成了一個代際傳遞的鏈條,所有的悲歡離合,就在河里流淌,在船上隨著水波蕩漾。就是這條流淌不息的運河,讓那張舊船票跨越時空,在一代又一代人溫暖的手中傳遞,相繼登上了命運相依的客船。

徐則臣基于對大運河的深入考察,對運河歷史、沿河城市、郞靜山故居等多有描述,使小說更具真實感?!侗鄙稀肥且徊康乩?、歷史背景深厚的小說,再版時建議書前增加彩圖,比如大運河歷史地圖、沿河重要城市歷史、義和團、八國聯軍、馬可波羅游記、羅盤、意大利維羅納、運河漁船、鸕鶿等圖片,這樣能給人歷史與現實的真實感,增加書的文化含量。

《北上》寫的是沉淀的運河,是運河的內涵,這就引起了我的興趣。

《北上》不是為了運河而寫運河,作者寫的是運河的文化、精神、內涵和綿綿不絕的魅力。這本書就像是另一個類別的“清明上河圖”,描述的不只是它的燦爛,更多的是它曾經的苦難和它苦盡甘來的繁華。

你看,凡是好的小說都要給你呈現一個豐富的世界。而要呈現出一個豐富的世界,則必然會展現給你盡量多的細節。而在這么多的細節里面,就很有可能會藏有一把能去幫你打開某個新世界大門的鑰匙。

[責任編輯:李鶴]

中華龍都網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
周口24小時

在电影院和陌生人做了h文_人高大毛多bbwbbwbbw_美图_人妻人人做人妻人人添_婷婷网色偷偷亚洲男人甘肃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