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ar id="df75f"><dl id="df75f"></dl></var>
<var id="df75f"><strike id="df75f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df75f"><strike id="df75f"><progress id="df75f"></progress></strike></var>
<menuitem id="df75f"><dl id="df75f"></dl></menuitem><var id="df75f"><strike id="df75f"><listing id="df75f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df75f"><video id="df75f"><listing id="df75f"></listing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df75f"></var>
全部

田潔:做個快樂的志愿者

來源:

作者:

2021-04-01

田潔(右一)幫扶困難家庭

田潔清理河道垃圾

□記者 竇娜 文/圖

田潔(左一)和志愿者看望困難家庭

春風拂面三月天,溫暖人間雷鋒月。三月是學雷鋒志愿服務活動月,為進一步弘揚“奉獻、友愛、互助、進步”的志愿服務精神,周口各地處處可見志愿者忙碌的身影。周口市三川社工義工服務中心志愿者田潔就是其中一個。

三月的最后一個周六,在周口市三川社工義工服務中心辦公室見到田潔時,她在整理活動總結。

300多場志愿服務活動,志愿服務時長2588小時,捐款近萬元……自2017年加入公益組織后,田潔的時間大部分被志愿服務活動占據。

不畏艱難上“疫”線

2020年初,新冠肺炎疫情暴發,面對嚴峻形勢,田潔克服家庭困難,自愿加入志愿者隊伍,沖鋒在疫情防控第一線。在疫情防控關鍵期,她積極參加潁河社區的疫情防控卡口值守工作,和社區工作人員嚴格管控進出車輛、人員。雖然天氣寒冷,任務繁重,但加班加點她從不言苦,任勞任怨做奉獻,為居民的安全增加了一道保障。

除了參與日常的疫情防控志愿服務外,田潔更將目光投注在困難家庭及孤寡老人身上。

“越是在疫情防控的特殊時期,我們越要照顧好困難人群的生活?!碧餄嵏嬖V記者,疫情防控關鍵期,一些困難家庭的抗風險能力比較弱,受到疫情影響,生活很容易陷入困境。在這種情況下,她多次組織志愿者為中心城區的困難家庭及孤寡老人送去生活物資,用實際行動溫暖社會困難人群。

助力“創文”在行動

義務撿拾河道內垃圾、在停車場撿拾煙頭……自創建全國文明城市提名城市工作開展以來,田潔放棄休息時間,經常穿上紅馬甲,手拿夾子、掃帚等工具,與社區工作人員、志愿者穿梭在中心城區的大街小巷,巡查衛生狀況、清理垃圾、制止不文明行為。

作為團隊“創文”志愿服務活動的組織者和召集負責人,每次田潔都是第一個到達活動集合點,提前把所用的清理工具和垃圾袋準備好,以便分發給其他志愿者。

“‘創文’工作需要每一位市民的參與,能夠為‘創文’工作貢獻力量,我感到非常驕傲?!碧餄嵳f,以前在街上打掃衛生,路上的煙頭、各種塑料袋、飲料瓶等垃圾確實不少,自行車擺放也不整齊,但是現在走在街上干凈多了,城市越來越美了,能在“創文”工作中發揮自己的作用,她感到心里很充實。

帶領兒女做公益

古人常說:“父母之愛子,則為之計深遠?!痹谔餄嵖磥?,帶兒女一起做公益,就是給他們最好的教育。

在周口市三川社工義工服務中心,田潔的女兒甜甜被多數志愿者熟知,大家稱之為年齡最小的“老”義工。今年8歲的甜甜從上幼兒園開始,就經常被田潔帶在身邊參加志愿服務活動。慰問困難家庭、愛心送考、走訪貧困大學生、看望留守兒童……都會看到甜甜的身影。

田潔的兒子在讀大二,每個寒暑假,只要有時間他也會跟著媽媽參加志愿服務活動。

“作為母親,用自己的言傳身教,教育孩子做一個善良的人,我覺得非常有必要?!碧餄嵳f,帶孩子一起做公益,就是想讓他們懂得珍惜、知道感恩、學會分享。在公益路上,她會帶著兒女一直堅持做下去,希望用自己微薄的力量,去溫暖更多的人。

在多年的志愿服務活動中,田潔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,有志同道合的好友,也有中途退出的公益人……而她依舊虔誠地在公益路上繼續前行,曾先后獲得周口馬拉松賽優秀青年志愿者、河南省第十三屆運動會優秀志愿者、河南省第七屆殘疾人運動會優秀志愿者、感動周口年度慈善人物等榮譽稱號。這些榮譽對于田潔來說只是過去經歷的見證,她更看重的是從中得到的快樂及對他人的影響。

“我喜歡那種彼此傳遞溫暖和力量的感覺,每次參加公益活動都是我最開心的時候,我會繼續下去?!碧餄嵳f。②10

[責任編輯:袁甜甜]

中華龍都網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
周口24小時

在电影院和陌生人做了h文_人高大毛多bbwbbwbbw_美图_人妻人人做人妻人人添_婷婷网色偷偷亚洲男人甘肃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